主页  |  关于我们  |  所有作品  |  新闻报导  |  联络我们
 
大地 Our Land

本土人文生态纪录片系列 (13集 x 60 分钟, 2014)

2014年4月6日起,逢星期日晚上9时隆重启播
播映频道:Astro AEC (301) ; Astro 全佳 (308)
重播时段:1am(一),11:30am(六),8:30am(日)

《大地》里的每一位农人,自岁月的一端走来,怀抱坚持、热情、革新、精进、勇气、梦想,与山水相依,以大地为家。人与大地,原来是共生共存的,而我们遗忘了的那些原初生活的姿态,原来都还留存在那些农人的每一个简单、细腻动作里。这些情节与精神,都将随汗水滴落土壤,润物细无声,滋养每一次丰美的收成,以及现代社会中人类干涸的心灵。

我们期待观众能自其中发现:原来,在我们忙乱的生活之外,有一块美丽、和煦,人与大地相依共存的生态世界。

 
节目纲要 Program Overview

想像我们鸟儿般飞升起来,鸟瞰这块土地。

首先是一座城市,高楼、尖塔、交错纵横的道路以及忙乱的车阵。巨大的建筑群之间,通常散落着成簇、成簇的矮平房,有的人落户其中,巷弄里游荡。

再远一些,楼层渐低,屋舍渐多,道路被削得细长、灵巧,曲曲折折在树荫下延伸围绕,城市中心的喧嚣,飘摇至此,就开始沉落下来,碎成一地宁静。路的尽头有时是一落村庄或甘榜,有时是河泽水岸。如果我们探得够远,我们会飞经广袤草原、山林,最后,直抵一片辽阔海洋。

这是我们扎根、生长的大地。

有一众人,他们就选择落户城市与小镇边缘,亲近山林或海洋,守一方田地或一圈辽阔池水,耕种、采摘、捕捞、挖掘、饲养,一日一日,滋养许多人类与自然共存的故事。

他们之中,有的心怀单纯善良的执着,有的心系祖宗留下的足迹,有的信仰生命与自然原初的和谐,有的敢于创新亦固守良心,有的面临挫折后毅然站起,有的遭世人遗忘却持续行进,有的纵使后继无人但不曾放弃——无论如何,他们以大地为生,赤脚走进山山水水,用一辈子的汗水与崇敬,回报这片土地。

椰楼映画全新纪录片《大地》,想要诉说的,既是这支庞大的华人队伍与大地之间最真挚动人的故事,并试图将世人涣散的目光,重新聚于这块土地上。

我们的制作团队将引领您走入山林、田园、海滨、水塘,深入农人的日常,聆听弯腰生活背后的幸福与心酸:他们如何面对生计微薄的窘境?他们如何收获累累果实最终绽开笑颜?他们如何回报土地的施予,将失去的平衡与纯净,诚心地换回来?他们如何捉着时代逝去的尾巴,承袭前人传统、开创新的契机?他们,又如何在子女迁往城市时,决意孤守一片绿油油的田地?——或者,框一扇窗,让我们一起窥视弯腰插秧怎样诚恳谦卑、拥抱抚摸一株树需要多少疼惜、从水中捞起一尾健康的鱼需要多久远的毅力……

《大地》里的每一位农人,自岁月的一端走来,怀抱坚持、热情、革新、精进、勇气、梦想,与山水相依,以大地为家。人与大地,原来是共生共存的,而我们遗忘了的那些原初生活的姿态,原来都还留存在那些农人的每一个简单、细腻动作里。这些情节与精神,都将随汗水滴落土壤,润物细无声,滋养每一次丰美的收成,以及现代社会中人类干涸的心灵。

我们期待观众能自其中发现:原来,在我们忙乱的生活之外,有一块美丽、和煦,人与大地相依共存的生态世界。

 
分集内容简介 Episodic Synopsis

第13集 我的绿洲、蛋鸭生态世界

7月6日(星期日)
晚上9pm,Astro AEC (301) ; Astro 全佳 (308)

何婉菁自小生活在田园之中,看着父亲巨大的背影,为家庭挡下所有困苦与责难,坚持将最好的一切留给家庭与土地。后来,她走进城市,远离了自然,闻不到泥土香,就使她心思忧郁,难以踏实心安。而黄田环送给她的爱情礼物,便是吉兰丹罗津高原(Lojing Highlands)上的一片有机绿洲。如今种满二十数种花果蔬菜的有机绿洲本是渺无人烟、寸草不生的荒芜土地,是黄田环带着何婉菁走进来,以所学的知识与对土地的热爱,添置有机物质、翻松泥土,一株一苗缓缓栽种起来的。他们将生活栽种于此,让孩子在大自然温柔的眷顾下长大。如今,年幼的孩子就在田园里奔跑、嬉闹,从泥地里挖起蔬菜也不在意泥巴,张开嘴就快乐地吃——人与土地本来有一段亲密相善的时光,而黄田环正好将他的一家人带入那样的时光里去了。


蛋鸭 "爸爸" 刘新发,在霹雳州金宝(Kampar)一处废矿胡区开了养殖场,每日日出,就与伙计们小心翼翼走进围栏,弯腰捡拾新生的鸭蛋。每一只鸭子于他而言,都是可爱的"宝宝",他常常坐在小坡之上,看成群的鸭子欢快奔跑、戏水,仔细地观察每只鸭子的微细举动,关心它们受否受伤、着病。偶尔发现状况异常的,他也不忍心宰割或舍弃,就在树下搭了小小棚寮,供伤残鸭子依偎着生活。此外,他亦竭力于维持鸭子的营养,坚持以半有机方式饲养,还不惜涉水走入湖中采摘浮萍、浮莲,绞烂了为鸭子"加菜",使得步入老年的鸭子还能维持高产蛋率。而今,他就像家族中的老长辈看着眼皮底下欢乐奔跑的孩子健康长大,时光换给他的,就是这样简单快乐的成就感。

第12集的黄百香果、甘榜鸡、蕃薯生态世界

6月29日(星期日)
晚上9pm,Astro AEC (301) ; Astro 全佳 (308)

数十年之后,汪坤木脚踩柔佛居銮占美新村(Kampung Baru Chamek)的农地,早已因前辈们的累年耕种而酸化、硬化、贫瘠了。他意识到,土壤会因化肥耕作而持续衰败,直至死亡。因此,当他投身于黄百香果的种植时,便决心以有机方式进行耕种,尝试将逝去的肥沃请回来。在他的黄百香果园里,树藤依着支架攀升、开花、结果,待得成熟时,是一颗颗黄澄澄可爱模样,远看,就像圣诞灯饰点缀在绿意盎然的围篱上。田鼠、松鼠与猴子就常被黄百香果这般鲜艳与甜香吸引,在暗夜里来访,偷食果实,却意外成为汪坤木果园「有机无毒」的保证,让原本悲伤贫瘠的土地,迎来热闹的生命气息。


张玉凌满怀期待地在柔佛州居銮(Kluang)搭了鸡寮,养起了甘榜鸡。创业伊始,他就因经验不足、市场局限而面临重重债务问题。瞬息间,他几乎失去一切,房产、股东、资金,甚至被推到崩溃的边缘。然而,他终究抵着强风,艰辛地回到起点,一步一步学着圈养、观察、了解,将经验叠累成养殖的城堡,养了一窝健康的甘榜鸡。张玉凌亦坚持该让鸡只在不使用药物、针筒、化学饲料的情况下尽可能贴近自然、健康地成长——在市场剧烈竞争、生命价值被低估的年代里,张玉凌无疑是其中一位将那些活蹦乱跳的鸡只视作“生命”的饲养者。

年轻的羽翼多是向往广阔的天空或者繁华漂亮的城市,然而,年轻的李伟菘却追随父亲的脚步,收起了翅膀,降落在雪兰莪瓜拉冷岳万津(Banting)的农地里,嗅闻泥土清新的味道,种了一田蕃薯。他心怀环保概念,依循祖辈的教诲:“要种出比较健康的食物”,坚持使用有机方式种植。他不嫌麻烦,亲历亲为,善用所学,甚至从国外订购特殊的有机肥,力求种出最富营养的蕃薯,也期待人们能更信任、贴近有机健康作物。李伟菘至今仍为自己的工作感到骄傲,彷佛生来就是大地的子女,最后终于回到大地,为人类美丽的原乡,付出一己之力。

第11集 我的西洋菜、海虾、胡椒生态世界

6月22日(星期日)
晚上9pm,Astro AEC (301) ; Astro 全佳 (308)

多年以后,李德龙回来,与父亲李亚汶、弟弟李德伟重聚金马伦直冷甲(Tringkap),靠山吃山,种一片西洋菜田,父子仨相互厮守,成就一段平凡安稳的日子。他们不但勤于耕作,也极力维护农地的自然生态,坚持有机种植,免土壤于污染脏污之中,因此,在西洋菜水田里,你能够瞧见小鱼儿无忧虑悠游戏耍,还能在菜叶上窥见鲜艳斑斓的毛虫正喂饱自己,等待蜕化成蝴蝶。这是人、动物、大地和谐共处的美丽景象——他们不嫌麻烦,努力维持生态原初的美好,只因为,那块土地对他们而言并不仅是一片菜园,父子仨人聚在一起,那是家之所在,一个心系的地方。

东方未白,蔡福汶就驾着船驶出吉胆岛(Pulau Ketam),航向茫茫大海,展开他渔夫的一天。然而,一趟航行,他却从来无法预测天候或收获。纵然如此,他在小小渔船上仍以劳力、汗水,换取一堆一堆的新鲜海虾——是多是少,那是天地的造化,可他的付出,是用心、真诚,骗不了人的。海上的岁月虽然让他看尽日月轮替、世事无常,但他也自那广袤里看见生命的可爱与多彩,以及孤寂中人性坚毅的光芒。他自下网、拖网、拉网,乃至间中的捡拾、分类与放生,都专注真诚地亲身示范,彷佛唯有如此,才能回敬身为渔人的自己,以及成就自己的那一片海洋。

在漫漫时光中,一个人不过就一个过客,匆匆地过完了一生。然而,大地恒久长,千百年来便滋养无数众生——过去如此,未来自然也是如此。因此,柔佛马威(Mawai)的萧志良将"养土"视作自己的首要任务,坚持以有机肥种植胡椒,肥沃土壤之外,也要将原本美好健康的土地,一样美好健康地送给下一代。于是,走进萧志良的胡椒园,你会看见胡椒依附着活木扶摇而上,如野放的树藤。再看得更仔细一些,偶尔还会看见斑斓的昆虫在草叶之间偷偷地营生,咬过了几张叶片,留下几缕蛛丝,无伤大雅也正好透露生态自然无毒。一位博士告诉他:"农人比医生还要重要",而这一句话影响他至今,成为他坚持有机、环境保护的一条信念。

第10集 我的孟加拉豆、人心果、芒果生态世界

6月15日(星期日)
晚上9pm,Astro AEC (301) ; Astro 全佳 (308)

要想了解,唯有靠近,于人于物,皆是如此。回到童年泛黄的岁月里,郑伯伦回家放下了书包,农田就成了唯一的游乐场。漫漫数十年,他始终像棵老树伫立在金马伦高原巴登威利(Bertam Valley)的田园上,看尽天候、土地、流水的变化,在生态的最前线感受自然环境愈加恶劣,也因此更能理解环境保护之必然与重要。于是,当他投入孟加拉豆的种植时,就十分坚持有机栽种,希望孟加拉豆能在最天然的环境里茁长。对他而言,农人的职责是种出"健康"的蔬菜,并借此说服消费者:最美丽最鲜嫩的蔬菜不一定都是最好的——他就秉持着如此单纯、高贵的信念,享受着田园的逍遥,并偷偷地希望:若有来生,他仍要以农人的姿势降生于这个世上。

纪明方的快乐很单纯。他不求钱财,不求利禄,不求掌声。他只如日常般走进自己在柔佛州古来再也士年纳(Sedenak)的人心果园,看果树枝桠摇曳,累累果实垂吊在阳光下,心底就倏地温暖起来,觉得满足、开心了。然而,这一切收获得来不易,自一株小小树苗种在土地上开始,我们就得习惯等待,等日子滋养它、等风吹送花粉、等流水滋润它。而纪明方从一株矮小树苗开始,足足等了好几年,才终于看见果树有一份丰富、甜美的收成。这些等待、坚持的背后,满是妻子陈声叶的支持与鼓励——因此,他耕作至今,尤为感谢妻子的不离不弃。如今,他是值得骄傲的,彷佛有些物事,用一滴滴汗水真诚换来,就足以让生命荣耀、发光。

霹雳州美罗瓜拉美金(Kuala Bikam)有一大片废矿沙地,本是萧瑟荒凉。林宝光首先在沙地上种植短期作物如沙葛与蕃薯,后来改种芒果与水蓊,更引来邻人讪笑,质疑一片贫瘠沙地如何能撑得起果汁盈沛、甜香浓郁的水果。然而,林宝光的执著却成功换来奇迹。如今,沙地上已是满满一片芒果果树,风吹送的时候,还能闻见浓浓的芒果甜香。种植伊始,林宝光面对的是广袤的未知,他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将幼小的芒果树苗视若幼子般看顾;待得迎来第一次丰收,他与妻子又扛着一箱箱芒果南下新山,越过长堤至新加坡寻找果商,费尽心力与唇舌,像一对父母,只为让人相信他们真诚滋养、种植的作物,不会让你失望。

第9集 我的茄子、龙胆、百香果、贝类生态世界

6月8日(星期日)
晚上9pm,Astro AEC (301) ; Astro 全佳 (308)

裁衣间里的工作让黄清淑难以兼顾家庭,照料年幼的孩子。正好,朋友打算放弃经营马六甲小吉里望(Klebang Kechil)的一块芦笋田,意外使黄清淑有机会踏入农人较为自在的天地,农忙之余,更有时间与家人相守。时光悠悠,一晃眼24年,黄清淑早将原来的芦笋田开发成一片茄子园地,不但自行栽培,还研制酵素,帮助作物抵抗虫害、健康生长。她也记得这一路的起点何其坎坷、困苦,不仅要学着与善变的天候相处,甚至穷得买不起农具。也正因如此,她更愿意回过头去,为正走在她来时路上的后来人伸出双手。


1998年,巴生港外的吉旦岛(Pulau Ketam)迎来骇人的災厄,养殖场里的许多鱼都毁于一场疫病之中。劫难之后,部分渔民心有余悸,于是将鱼排留空、出让。然而,许顺展与许顺尧的父亲却相信大自然带来的病菌,会随自然而去,洋流、海潮、微生物,都能将最纯净的海洋还给他们,因此大胆展开龙胆石斑的养殖计划,至今十余年。2009年,鱼排全权交由俩兄弟打理,但他们丝毫不敢懈怠,时至今日,依然坚持真诚、细心,将龙胆照料如孩子,将海洋善待如母亲——只因大海之于他们,不仅仅是生活的根基,同时也是生命的起源。

有些地方,是漂泊以后最终的归宿。杨亚龙在外闯荡多年以后,终于选择彭亨州文冬武吉丁宜(Bukit Tinggi)作为自己最后的依托。他延续少年时与父亲出入芭场的经验与记忆,更热情、努力、真诚地将精力倾注在一颗颗百香果上,希望它们长得圆满美好。他也试着有机种植,不断挑战市场、环境与时间,同时也磨练自己的耐心——他深信,有价值的改革,都是经年累月换取的,最终,他的百香果自会因此而赢得青睐。百香果入口微酸,细嚼之后甜香四溢,所谓人生也是如此,杨亚龙挥洒过的汗水,能换来人们吃过百香果后甜甜的笑,也就心满意足了。


刘宝成深入柔佛州峇株巴辖圣模那(Semerah)的红树林,在泥土与树根之间逡巡,弄污了四肢,还要提防被迷乱的森林吞噬。最后,若能抱着饱饱一袋文蛤或吸螺回来,便是大地予他最丰厚的回报,也是最让他快乐的一件美事了。他除了是个贝类采集者,同时也是个顾家的男人,从他放弃板厂生意走进树林的第一天开始,他的任何所为,都是为了撑起一户家庭。在竞争激烈、贝类产量剧减的今日,他或许无奈,但仍无所畏惧地坚持踩进烂泥湿地里,宛若掘宝之人,弯腰低身,小心翼翼采挖出属于他最珍贵的贝类。

第8集 我的羊角豆、西瓜、小辣椒生态世界

6月1日(星期日)
晚上9pm,Astro AEC (301) ; Astro 全佳 (308)

赖春仪、赖春吟、赖春华三兄妹在外兜转了一圈,终于回到自己的家乡槟城大山脚牛河村(Sungai Lembu),租了块田,种植羊角豆,准备厮守着大自然过日子。三兄妹的决心,先是招致母亲的质疑与反对,心疼孩子又回到祖辈们辛苦疲累的劳作生活去;而后,原初誓愿要行有机耕作的决心,又面临收成减少与收入微薄的沉重考验,促使三兄妹重新检讨农药与有机之间的利弊——但他们终究守着田园坚持下来,以成果替代答案,回应疑惑。如今,兄妹间的情感多了一块田地维系,他们相互提点、帮助、说服,亦步亦趋,于现实与理想的矛盾中寻找平衡,成就了一块小小的羊角豆生态世界。


黄章发走进西瓜园地里,顺着瓜藤,为一朵一朵西瓜花朵擦花、授粉,然后静静等着吉打州昌伦(Changlun)亮丽的日光将它孕育成一颗颗硕大甜美的西瓜——而这弯腰、蹲身、擦花、传粉的动作,他仔仔细细做了43年,不曾停歇。实际上,年轻时候的他不是没有想过要离开这遍野翠绿,但迫于无奈,他离不开,留了下来,反倒将所有心力都倾注在西瓜种植上,孩子般疼爱。而今,他明白田园回报予他的,不仅仅是收入与成就,更珍贵的是农人坚强的毅力与健康的体魄。因此,他坚持带着孩子、孙子,随他的步伐,走进西瓜田园里,去与自然亲善,让人与果实,在和煦微风吹拂下健康成长。

郑荣侨在柔佛州峇株巴辖(Batu Pahat)租下一块小小农地,搭了棚一头就栽进小辣椒种植行业中,一晃眼五年。而这年轻的农人,始终秉持环保种植的理念,不仅搜罗回收器皿充作农具,且以自然治愈自然,以天然堆肥、温室栽植的方式,促进小辣椒生长——于他而言,少农药、少化肥,是回馈自然、土地,以及社会大众的一种坚持。在这段耕作岁月中,郑荣桥所学会的,也远不止于种植这一门知识,间中有不少人走进他的生命里,说了几句话,留下几许闪亮珍贵的意见、经验,教会他种种关于人的、土地的、作物的事。这一切,不仅使他成为合格的农夫,也长成一个更美好、更愿意分享的人。

第7集 我的龙眼、罗氏沼虾、水稻生态世界

5月25日(星期日)
晚上9pm,Astro AEC (301) ; Astro 全佳 (308)

从来没人想过,马来西亚的日光、雨水,可以孕育好吃的龙眼,尤其是地处偏南的柔佛州乌鲁地南(Ulu Tiram)。然而,郭书贵、李立强、孙威可三人却执意自吉打引进泰国品种,并赋它们以"水晶"、"珍珠"这样美丽的名字,盼它们在南方土地上能长成最漂亮的样子。他们徘徊果园,时时修剪果树枝桠,如父亲为孩子理发;他们节制农药、化肥,试图让土地回归自然;他们坚持不用防腐剂,赶在保鲜期限内运到市场销售——而所有坚定的步伐,只为成就他们一个小小理想:当人们剥开褐黄果皮,咬一口水嫩龙眼,会露出一抹灿烂笑容,惊叹马来西亚也能种出这般美好的龙眼。


廖秋望临退休之年,在森美兰真纳村(Kampung Chennah)找到了一块依山傍水的宝地,开始了罗氏沼虾的养殖生涯。数十年来,他相信人和自然必能维持和谐,因此,始终坚持不依赖药物、天然餵养。他甚至宁愿耗资挖掘泪沟河以净化河水,也不愿贪图一时便利,将浊水直接排入大河——自然予他一块干净的天地,他自是希望还给天地一片干净的山水。然而,乐天如他,在事业开展的最初,也遭受种种老天掷来的折难:发电仪器故障、山洪引发水灾,损失惨重得难以维持生计,潦倒窘迫,而他却将一切好坏,都当作上天的"给予"、一次生命经验的精彩累积。


李成基守着吉打州打惹(Tajah)一片辽阔稻田,承袭先祖弯腰、后退的姿势,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正好细数了半个世纪、51年的日月替换。经历这许多年,他从不自诩伟大,而是以农人一贯的谦卑,愿当茫茫人海中的一个小小角色。然而,身为农人,种稻于他又是一门传承的艺术,是一种对先辈辛勤耕作的回忆、回应与珍惜。在逝去的岁月里,他牵着孩子漫步阡陌,走过数十年韶华;而今,当年托着的小手变得厚壮、有力,却仍旧陪着他并肩行于田埂之间——他会欣慰,土地的传承与弯腰耕作的精神,依然还在。

第6集 我的香蕉、小番茄、芥兰芹菜、豆角生态世界

5月18日(星期日)
晚上9pm,Astro AEC (301) ; Astro 全佳 (308)

张福财到彭亨州日利谷种植香蕉,但心疼原来美好的土地,只因化学药物泛滥运用、人为过度开发,而渐渐失衡、贫瘠、衰败。他因此坚守良心,或施打益菌、播撒炭粉,以有机方式侍养香蕉园,期望人和土地能回到最自然和谐的姿态。诚恳、良知,是张福财终其一生紧握的信仰,他无法漠视农药对人体带来的伤害,坚持卖出最美丽、最健康的香蕉。他与妻子从不要求富贵与回报,一棵树健康成长、开花、结果,就已是最好的安慰。


有机种植虽然成本高昂、缺乏市场,但金马伦甘榜拉惹的蔡永康却不顾家人与周遭亲朋的反对,毅然转向,以有机方式种植小番茄。虽说农人听天由命、任性自然,但蔡永康始终坚持前进的步伐:他花时间尝尽百余品种,熟悉各种番茄的特性,选择最恰当适合的,种在高原土地上。他希望自己种植的番茄强壮、健康,也期待消费者能对有机农物有更深入的认识,亲近自然、美丽的有机生态世界。

 

虫都不吃的菜你敢吃吗?吴天福对芥兰、芹菜的耕种有他的坚持:外观艳美、无瑕的青菜,往往是农药使用过量的迹象,而农药的使用,也是一个农人道德操守的关键。吴天福认为农药要小心节制、植物要悉心照料,让它们免于病患。因此,他在金马伦甘榜拉惹的田园总是一片绿油青翠自然,犹见得蜜蜂飘绕,连水源都自山上引来,晶莹剔透。虽然,生活艰难,菜价起伏不定,但吴天福坚信,只要踏实弯腰、勤勉耕作、愿意付出,田园自然会有所回馈。


霹雳州冷甲水闸新村的豆角种植者郭明添是田园孕育的纯朴农人,恬淡、自由,一个弯腰播一颗种子,坚持了数十年也未曾想过退休。于他而言,务农总是单纯逍遥的活儿,无需特技,亦无需高深知识,只要有力气,愿意一步一步踩着大地,就自然有所收获。他向往自由,而田园正好是他得以任性遨游的天地,纵使豆大豆大的汗水自脸上滑落,他只觉得欣慰,不觉得辛苦:天大地大,自18岁落户于此,能有安居之所,又有自由任性的田地,就已经是生命最体贴的回报。

第5集 我的菜心、螃蟹、玉蜀黍生态世界

5月11日(星期日)
晚上9pm,Astro AEC (301) ; Astro 全佳 (308)

40岁那年,杨孟贤牵着妻小,拖着两箱行李,回到槟城威北甲抛峇底早已荒废的童年土地上。那是一贫如洗的岁月,但夫妻俩凭着过人意志,花了3个月时间,搭起一栋小小房屋,种上一片菜心,从此与土地相守相依。最初,他为除虫而胡乱用药,摧杀了一田的幼苗,往后便引以为鉴,更加照顾菜苗、爱护田地。他秉着农人单纯的执着,坚持菜心要"有心",不好的就不胡乱卖予人。而土地之于他,更是所有生命的养育者,"没有土地就没有我们",他选择踏入田野实践,有苦有甜,却无怨无悔。


巴生港外的吉旦岛盛产螃蟹,陈若强捕捉螃蟹时总是独行侠。螃蟹悄悄栖息于红树林盘错树根与沼泽泥之间,他就驾着小船,单枪匹马穿梭其中,进到水流深处,双脚踩到沼泽泥上,踏踏实实地向海潮讨生活。他要求自己身体力行,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对待工作一如对待自己的生命,没有投机取巧的余地。他亦体认到生命成长不易,因此不愿再对自然多作伤害,偶尔遇上长在水道中阻碍水路的矮小红树,陈若强也只是轻轻地拔起,再安插于另一处角落,而那正是人类与大自然最初和谐共存的方式。


在马六甲席布河种植玉蜀黍的最初,碰上虫害,李源兴理所当然就用农药扑杀害虫,然而日复一日,顽强的害虫养足了抵抗力,反倒是田园里的益虫消失无踪。于是,李源兴时时怀想60年代以前,农药尚未引入、作物自然生长,养活所有人的有机时光——他开始以生物防治法,使田园维持原初的平衡,让益虫捕食害虫,让玉蜀黍依原生姿态茁发、结果。对他而言,每柱玉蜀黍皆是孩子,自幼苗始就需得到关爱,期待着枝叶果实繁茂,以回报作物施予他的,种种关于自然的、无尽的美。

第4集 我的银蜂、青皮柑、红毛荔枝、佛手果生态世界

5月4日(星期日)
晚上9pm,Astro AEC (301) ; Astro 全佳 (308)

武吉卡迪(Bukit Katil)的洪江鲆早在十数年前就将银蜂养成了一家人。他由本地中蜂养起,直到后来发现银蜂所制造的蜂胶能改良成各种产品,才终于积极投入在银蜂的养殖上。他后来更加明白,蜜蜂送的不仅是花粉,同时担负着维持自然生态平衡的重要角色,因此,在养殖银蜂之外,也一并期盼在大地的某个角落,有一株大树,正因这批银蜂而结满了累累果实。养蜂,因此是对大自然的一声真诚回响。


"植物最喜欢的,就是农人的脚印",王江淮谨记教授说过的话,身体力行,不断亲近,去熟悉园林里的每一株柑桔树。然而农业艰辛,他自己也曾经"落跑",但终究是流着眼泪回来,并将过往的磨练,转换成养分,肥沃柑桔树的栽植。而他是多么地希望消费者不要再以果子光亮的表皮判断好坏,反倒将目光深植于大地之上,凝视土壤中的"涵养",发掘农物生存的一个新天地。

 


年近70的李鸿栽种红毛荔枝仍单枪匹马、不用化肥、不聘员工,还日日挑着果子到市集上卖,偶尔夜深了回家,吓坏了家人,还以为他只身在外遇到了意外。这些看在外人眼里近乎天真、偏执的举动,在李鸿心中,却是一种对大地的信念与坚持。弯腰几十年,他一步一步走,骄傲地养大了孩子、撑起了果园。他能坦然昭告世界:他心中的大地从未干枯过。


某次走在朋友的园中,詹道吾一下子就被佛手果的特别模样与香甜气味给掳获了,于是,一头栽进佛手果的种植,一路颠簸,纵使尝过失败,仍旧无怨无悔——他相信,那如佛伸出慈悲之手的果子,于他是种难舍的缘分。至今,他仍时时走入农地,关爱果树,"一份耕耘一份收获",詹道吾深谙弯腰生活的绝对真理。

第3集 我的木瓜、龙虎斑、苹果枣生态世界

4月20日(星期日)
晚上9pm,Astro AEC (301) ; Astro 全佳 (308)

赤脚走在木瓜园中的李美俊是农家第三代,半生来,天天日晒雨淋,却未曾想过离开田园。也正值他们这一代,妻子为了争取有机种植与他意见分歧,直至有机木瓜的爽甜健康赢得市场口碑,才让他坚信有机种植是农人对社会与环境的一种回报。而身兼生意人与农人的他,更中意以一个农人的姿态活着,并乐于将我们带进一个能悠然见南山、能不为五斗米而折腰、能纯粹快乐的单纯世界。

脏着手、黑着身子的李瑞忠花了比常人更多的时间与精力,却不曾想过要交换一身体面装束。于他而言,向山水学习、家庭幸福、身体安康,就已经是最快乐的美事——一个农人或渔人的知足心灵,跃然于斯。饲养了数年的龙虎斑,他仍坚持"该用大自然的方式解决大自然的问题",因此,从来不在水塘中添加化学药物,而是以食物链方式维持水塘生态。虽然,在那样广袤的岁月里,他不止一次经历挫折、灾厄,但也正是那些累累心酸,成就了今日的"老李"。

 


苹果枣,惹人怜爱又难免陌生,对丹绒玛士的叶明而言,却是一株株被灌予爱心的作物。同样是被年轻一代边缘、隔离的农业,叶明却是积极、乐观的一员,除了组织农业协会,鼓励年轻人进驻学习,也乐于和同业分享栽种心得,无谓保留。而所有农耕的秘诀,全系于一个"德"字——对大地的宽容、对枣树的疼爱——当我们全心全意为一片土地付出的时候,土地也将以最丰盛的果实回报我们。

第2集 我的自然共生、番石榴、波尔羊生态世界

4月13日(星期日)
晚上9pm,Astro AEC (301) ; Astro 全佳 (308)

当沙漠蚕食世界,何赞能回到高原边上,试着找回失去的、人类与大自然共生的生活模式。在他那小小田园里,几只狗、一簇鸡鸭,一圈池水里游着的蝌蚪和空中飞翔的蜻蜓,即筑成了一个简单、纯净的世界。他坚持以天然有机的方式对待万物,因此从不惜跋涉森林与竹林之间,将一碗饱满的糯米饭埋于土里,滋养益菌,而那些绽成一簇一簇棉花球的益菌,是他送给农物们最好、最棒的食物。于他而言,数万年来,生灵之间都巧妙维持着平衡,然而人为力量过于庞大,将天枰推向另一个极点,而他做的,不过是缓缓地,将失去的平衡与纯净,诚心地请回来。

当年轻一辈都投奔了钢骨水泥,农耕就被推到了社会边缘。守着那样孤独的土地,林祥云天天为一株株番石榴树修剪枝桠,将它们当作孩子,抱着"只要收成以后,就能为他人带来温饱"的信念,用心地培养、灌溉。劳碌了半生,他也未曾想过放弃。而这一群知足的队伍,劳动惯了,"退休"这词似乎无法换取意义——毕竟,他们的生命在劳作与种植中实践,在果实累累的收成中向世界倾诉农人与土地的寂寞故事。

 


由商转农,是世人眼中的"开倒车",但王赛花却毅然投入,暗暗许诺"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于是,一个自小未曾摸过羊的女商人,单枪匹马,最终如愿成为一个成功的羊牧场主人。王赛花认为,对待世间生命,只要以爱心灌溉,既能换来大自然的美好回响,而身为女子的她,更是以母亲姿态无微不至地悉心照料——当大地以母爱滋养我们,王赛花亦用母爱回报大地。

第1集 我的黄梨、黄瓜、榴莲生态世界

4月6日(星期日)
晚上9pm,Astro AEC (301) ; Astro 全佳 (308)

当年轻人都投奔了城市,吴家媳妇邱垦鲮却因缘分走进了田园,与情同姐妹的吴春桃携手种植黄梨。吴家种植的本土黄梨,有个美丽的名字——柔丝苹(Josapine),像漂亮娴熟的女孩子。她们将黄梨视作孩子,倾注心血,希望黄梨健康成长。因此,整座黄梨园几乎不用农药,甚至能够"随意采,随意吃"。她们坚持洁化耕种,让土地和人,有机会恢复到最原始、最纯净的姿态,一起摇曳成长。

沙叻(Ayer Salak)农民温寅展回到祖宗落脚耕种的土地上时,土壤早已贫瘠僵硬,难以耕作了。那是长年累月施加化肥所致——直到他决心以有机方式种植黄瓜,才渐渐将土壤养成最初肥沃的样子。而生长其上的黄瓜,也因而变得坚韧强壮,能自行抵抗虫害与病菌。他相信,土地好,土地上的大树才会壮。一切生命原本根植于大地,大地自有力量能让众生勃发。



距离吉隆坡一小时车程外的加叻(Karak),孕生一片有机榴莲园。园主吴瑞彪认为植物如人体,能不依赖药物,就能自行培养治愈与抗御的能力,与世间万物共存——而"共存",正是吴瑞彪踏进果林、以大地为生,由始而终怀抱着的一个小小信仰。他待树如待人,每一株树都被赋于情感,余暇时分,甚至偕同妻子走入园中与树说话、拥抱、轻抚,可见他对农地的疼惜以及感谢。

 
本页面的文字允许在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和GNU自由文档许可证下修改和再使用。
 
最新动向 recent posts
《一甲子》
《别叫我马劳》
《谁的传统》
《母亲河》
《活着》
《铁道•人生》
《老字号2》
《白头偕老》
《光辉岁月》
《接班人》
《三年零八个月》
《大地2》
《老师,您好》
《我们》
《师傅》
《大地》
《我来自华小3》
《百年》
《我来自新村3》
《马来西亚百年华教》
《家在马来西亚5》
《生命的战士》
《老街故事》
《话说籍贯》
 
链接 links
Astro中文视界
 
预告 tv spot
一甲子 - 第八集
一甲子 - 第七集
一甲子 - 第六集
32个真实故事,了解跨境工作者的艰辛与不易!
 
 
© Copyright 2007-2017 Yellow Pictures | Powered by Double Click 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