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关于我们  |  所有作品  |  新闻报导  |  联络我们
 
铁道•人生 Malaysia Railway Memories

马来西亚人文专题纪录片系列
(13集 x 60 分钟, 2016)

2016年7月24日起,每周日 9pm
播映频道:9pm Astro AEC (301), AEC HD (306)
重播时段:1am, 5am(一); 2pm, 11pm(六); 7:30am(日)

椰楼映画策划提案《铁道•人生》系列,将铁路城乡的历史和滋蕴在内的人生故事作为此人文纪录片的探索重点,找寻尚存在这些铁道城乡的历史印记。为此,椰楼映画制作团队将依循西海岸路线,从最北端的巴东勿刹一直往南延伸至亚罗士打、北海、大山脚、巴里文打、太平、瓜拉江沙、怡保、打巴律、丹绒马林、轰埠、吉隆坡和巴生,寻找马来半岛上的铁道城乡故事。

 
节目纲要 Program Overview

马来西亚的铁路史始于19世纪末的英属马来亚时期,当时在太平出产的矿产全由牛只运送至港口,随后爆发的口蹄疫导致牛只集体受感染,令当地的交通瘫痪之余,锡米的运输成本也急剧上涨。为了解决连接而来的问题,英殖民地政府决定兴建一条由太平通往砵威港口(今称为瓜拉十八丁)的铁路,以加快运送锡米到港口的速度。而在此之后,马来亚铁路不断被扩张,形成了分为东、西海岸两大主干线的铁路网。

铁道的出现,逐渐影响了许多乡镇的开发,有的在那之中被带动生机,有的却依旧默默无闻。这些铁道城乡无疑为很多围绕之生活的人带来了集体回忆,轨道上的一钩一木、车厢内的一窗一椅,都是他们生命中无法被岁月消磨的印记。这些积年累月的人生故事将马来西亚的铁道历史造就成一本更值得不断被翻阅的史记。椰楼映画策划提案《铁道•人生》系列,将铁路城乡的历史和滋蕴在内的人生故事作为此人文纪录片的探索重点,找寻尚存在这些铁道城乡的历史印记。为此,椰楼映画制作团队将依循西海岸路线,从最北端的巴东勿刹一直往南延伸至亚罗士打、北海、大山脚、巴里文打、太平、瓜拉江沙、怡保、打巴律、丹绒马林、轰埠、吉隆坡和巴生,寻找马来半岛上的铁道城乡故事。

太平火车站于1885年承建,是马来西亚首座火车站。当年英政府为了将内陆开采的锡米外输,以及输入大兴土木所需的建材而建造一条从太平贯穿十八丁砵威港口,全长18公里。巴生市位于巴生河两岸,是马来亚主要的货物吐纳港而至今亦晋升为世界第十二大海港。初期,人们多以务农和锡矿业为主,随后十九世纪中叶,大批中国劳工远渡南洋谋生,巴生便成了华工进入雪州矿地的据点,丰富的锡矿推动了当时的经济活动,蓬勃发展。1886年9月15日,巴生正式启用铁道以作为当时运输商品的主要工具。坐落于巴生河与鹅麦河交汇处的吉隆坡是马来西亚的首府,它亦是一座铁道城镇。早年,吉隆坡是盛产锡矿之地。1886年,雪兰莪铁路开发,英殖民政府为了方便锡矿的运输而从吉隆坡建造一条通往巴生武吉古打的铁路,大大缩短巴生港口与内陆吉隆坡的交通时间。

在各个铁道城乡之中,居住在这里的人与火车的回忆都是深刻动人的。每一座铁道旁的城镇,都犹如一个历史再现。倘若无法妥善保管,这一座座的历史城乡最终将消失在时代的洪流之中。《铁道•人生》,将是一次重要的历史记录。

 
分集内容简介 Episodic Synopsis

第13集 亚罗士打的火车记忆

10月23日(星期日) 9pm Astro AEC (301), AEC HD (306)

亚罗士打于1735年建埠,它位于吉北的大平原上,土地适合水稻的种植,是一座闻名遐迩的“米都”。1915年,火车铁路从大山脚接驳至此,帮助货运及客运发展,也意味着一座铁道城镇的诞生。90年代以前,亚罗士打的米商主要利用火车运输。

现年65岁的王友水是米厂的搬运工,他当时负责将笨重的米袋扛进火车厢,全人手搬运的过程相当艰辛,叫他至今都无法忘记。位于拉惹路的中央邮政局与旧火车站距离大约三公里,他们当时也依赖火车运送邮件和包裹。退休职员阿育那时经常到火车站收集邮件和包裹,对火车运输的情形了如指掌。

另一边厢,位于丹绒孟达哈拉的铁道马里安曼兴都庙也跟火车颇有渊源,这间逾百年的古庙由铁道工友所兴建,当年是他们寻求心灵寄托的主要场所。这间庙的僧侣詹德拉如今负责祭祀和祈祷等工作,帮忙延续这里的文化传统。

距离兴都庙不远处是一个马来村庄,里头却住着一户华裔人家,年届70的钟德喜是这里的第二代。他自年少时期便开始接管父亲的杂货店生意,他还记得当时有很多火车站员工居住于此,所以无形中成为杂货店的客源之一。他的妻子蔡秀蕊在1968年嫁过来这个地方后,经常乘搭火车回老家,她当年在老火车内所发生的点点滴滴,如今都还深烙脑海。51岁的旅行社老板王人杰与火车的关系更是密不可分,他从小便喜爱搭乘火车;到了今天,他还会选择这个交通工具与外埠连接。对他而言,火车能为他带来不少便利。

第12集 北海的火车记忆

10月16日(星期日) 9pm Astro AEC (301), AEC HD (306)

北海这片临海之地如今拥有将近11万人口,它在发展工商业、提升交通设施等硬体设备的同时,也积极保留这个地方的文化古迹。耸立于峇眼亚占船仔头海边的天福宫就是其中一个例子,现任秘书游国龙从1993年开始加入这间庙,他不只见证这座文化堡垒的变迁,身为道地人,他自幼就开始到北赖火车站乘搭火车,直到今天的北海新火车站,他在70多年来一直目睹火车的进步。

退休校长张荣光年幼居住在槟城,曾经历乘搭渡轮到北赖火车站搭火车的日子,60年代初是他乘车最频密的时期,其中军人上车搜索行李的记忆是他印象最为深刻的。1967年,旋转火车铁桥建成,铁路从北赖衔接至北海,意味着北海火车站的诞生。此后,当地居民可以避免越河的麻烦,直接乘搭火车到外地。

在工商业方面,槟城最大规模的北赖糖厂自50年代起便开始利用火车运输白糖,至今已有超过50年的历史。这个交通工具能够提升经济效益,也能制造就业机会,谢宝来在这里任职的23年间一一见证。另一边厢,今年71岁的吕孙吉也依赖火车谋生,他是马来亚铁道配送服务公司的职员,负责罗厘配送的工作。因为火车站是他在儿时便开始踏足的地方,所以他早已跟火车形成根深蒂固的情感。

从前邮政局毗邻火车站,火车是邮件和包裹的主要运载工具。资深的邮政局职员罗斯里和玛祖基当年每个清晨六点都必需准时抵达火车站去收集邮件和包裹,当时一天最多可收集将近百个麻包袋。时过境迁,邮政局不再利用火车运输,可是他们对过往的点滴都还铭记于心。

第11集 巴东勿刹的火车记忆

10月9日(星期日) 9pm Astro AEC (301), AEC HD (306)

玻璃市巴东勿刹是一座独特的城镇,它位于马泰边界,早在60年代开始便是人潮熙攘的购物天堂,主要吸引泰国游客前来购物。郑成泉在大街经营杂货店将近25年,在关卡制度相对宽松的年代,泰国顾客纷至沓来,他们甚至会在店前排队等候杂货店营业。这段日子叫他至今难忘。

道地人郑炳定也见证了巴东勿刹的辉煌岁月,他的祖父在40年代从中国辗转来到火车头街落地生根,这里当时商店林立,火车乘客也可以直接从火车站步行至此购买货物。直到90年代,一道围墙的建立,让这条最古老的街道变得乏人问津。

如今的巴东勿刹是货柜的枢纽中心,荣成栈的第二代掌舵人陈伟聪对报关生意在当地的发展明若指掌。他当年与马泰两地的铁道局商讨,并向从泰国租借火车厢,让货物直接从泰国送往北海等地,节省时间和人力。在旧火车站尚未被移除以前,吴逸鸣在这里经营咖啡店生意,他当时除了在火车站拼搏事业,也结交了不少良友。直到今天,念旧的他还会经常重游旧地,回味当年的点点滴滴。

巴东勿刹新火车站建骏以后,纳瑟尔成为火车站自助餐馆的老板,每日为这里的乘客提供餐饮服务。他自幼就对火车产生兴趣,在中六毕业之后,他曾经在火车内的餐厅工作长达五年,那段回忆至今还萦绕脑际。斯里卡玛琪阿曼兴都庙耸立于新火车站旁,它在111年前为附近的椰园和甘蔗园劳工以及铁道工友所兴建,历史悠久。这里的副主席卡里慕都自幼就与火车相伴成长,当年在火车站所见的有趣情景至今都还历历在目。

第10集 打巴律的火车记忆

10月2日(星期日) 9pm Astro AEC (301), AEC HD (306)

打巴律是霹雳州的一座小乡镇,是早年到金马仑高原的转驿站。1893年,为了让安顺码头的货物得以运用火车转运至内陆,英殖民政府决定从安顺建筑一条铁道通往打巴律,铁路自此开始贯穿内陆的运输,也为当时打巴律的经济带来了繁盛的景象。

20世纪中,火车除了在货运上功劳显赫,它在当地的客运方面也相当重要。来到了21世纪的今天,许多打把律的居民依然记得当年火车为当地所带来的盛景,更不能忘记他们在火车站所经历的各种甜酸点滴,因为这是他们成长生活的一部分。

71岁的裁缝店老板罗光昌还记得他当年经常会到火车站玩耍,而他最期待的是英军从火车的窗户分发糖果给小孩的时刻,这些都是他快乐童年的其中一环。74岁的脚车店老板李明德四代都在大街经营生意,火车带动人潮,所以这里曾经是打巴律最旺盛的一条街道。他的孙女李慧雯经常跟随母亲乘搭火车前往甲洞探望亲戚。

另一边厢,打巴律新村内唯一一户的印裔人家拉哲华丽,在年幼时经常看着父亲在火车站工作的背影,因此也对火车站产生了独特的情感。如今,她会经常与家人乘搭火车外出游玩,这是她非常享受的亲子活动。新一代对火车的依赖,印证着火车在时代的推移之下也逐渐转变了了它的角色,惟其重要性不变。火车站站长哈斯南有30年在火车站的工作经验,对火车站种有深厚感情的他保留了许多旧器具,每一个器具的讲解都仿佛带我们走入打巴律火车站的历史。

第9集 轰埠的火车记忆

9月25日(星期日) 9pm Astro AEC (301), AEC HD (306)

轰埠位于鹅麦县西郊,是一座平静的纯朴小镇。马来亚联邦铁道局于1915年9月1日,接通10.9公里长,来往轰埠至煤炭山的轨道。因此,轰埠火车站曾是雪州最重要的煤炭转运站。它在20世纪初因为煤炭的运输而带动了当地的经济发展,促使轰埠成为一座繁忙的小镇。踏入淼淼之年的陈凤粦是居住在轰埠新村超过70年的老前辈,见证火车在当时为轰埠所营造的盛景。可是,随着煤炭山的煤炭业自60年代逐渐没落后,与之辅车相依的轰埠也沦为一座沉寂的小镇。直到电动火车于1995年开至轰埠后,才重新为这座小镇注入生气。

便捷的电动火车缩短了当地与外埠的距离,因此成为不少当地人的首选交通工具。陈金娣是一位经常乘搭火车到万挠巴刹购买食材的家庭主妇,50多年来风雨不改。她乘搭火车的经验相当丰富,蒸汽火车、柴油火车和电动火车都对她而言都毫不陌生,这个习惯间接地让她对火车产生情感。菜农陆素英在旧式火车上曾经经历不少趣事,如今忆起都忍俊不住。她如今也经常载她的女儿到火车站去乘搭火车,新一代对火车的依赖象征着这个交通工具在21世纪的今天还是相当重要的。

火车伴随这座城镇的居民成长超过百年,不少人对它藏有回忆。翁才顺村长就是其中一位。他以前经常沿着火车铁路徒步上学,那段回忆为他的童年绘上缤纷的色彩。莎莉法的父亲曾经在火车站服务,因此她与这个地方的记忆可追溯至其年幼时期。当中五味杂陈的点滴她至今都无法忘记。如今,莎莉法每个清晨都会到火车站外摆档贩卖椰浆饭和糕点等早餐,这里已经成为她谋生的地方,也意味着她与火车的故事还有待发展。

第8集 丹绒马林的火车记忆

9月11日(星期日) 9pm Astro AEC (301), AEC HD (306)

丹绒马林是位于雪兰莪州和霹雳州交界处的一座小镇,一条安南河将两州分隔。1996年,国产车工业城的进驻与发展,为当地制造了不少的就业机会,为丹绒马林这个城镇带来一时的蓬勃景象。火车,对当地的经济有推波助澜的作用,因为它不仅在货运方面贡献良多,也提供相当健全的客运服务。

测量师何君简是土生土长的丹绒马林人,在他年幼的时候,火车站是他最喜爱的游乐场。当年熙熙攘攘的火车站是他最熟悉的画面,火车对当时的经济所带来的影响,如今都还相当难忘。当时,在丹绒马林大街的末端有一个火车闸门,这个闸门不仅为当地人带来许多交通上的便利,这也是他们的成长记忆中不可或缺的一环。43岁的陆慧婷副校长以前就会沿着火车轨道去重新小学上课,学校和火车站对她而言都很有纪念价值。

华商公会会长江绍荣是霹雳州珠宝人,35年前离乡背井来到丹绒马林,火车闸门在当年是他上班的必经之地,骑着摩托车在闸门前方排队等候的那段岁月,是无法被磨灭的。另一边厢,阿波罗洋服店的第二代接班人吴敬益的童年回忆也离不开火车,尤其是那座连接河流的火车铁桥,那是他小时候经常去嬉戏的地方。

迈向城市化发展的丹绒马林,在交通设施方面的发展方便也日趋进步。无可奈何,为了建设双轨铁路,火车闸门被移除,从那一刻起,丹绒马林大街的生意不复从前,理发店老板陈贞容见证大街的繁盛与衰退,不禁感到唏嘘。然而,丹绒马林新火车站的双轨电动火车服务于2009年6月1日启用后,为当地居民提供准时又便利的乘车体验。同时,苏丹依德利斯师范大学为当地带来一丝希望,学生人潮带动经济,该校大学生诺莱妮就是其中的例子,她在丹绒马林生活了将近两年,也经常利用火车之便到外埠去探亲。

第7集 大山脚的火车记忆

9月4日(星期日) 9pm Astro AEC (301), AEC HD (306)

大山脚位于槟城州威斯利省中部,是一座开埠超过百年历史的老城镇。19世纪初期,在英殖民政府的鼓吹下,聚集在山区的惠州人主要以务农维生。直到19世纪末,橡胶业成为大山脚的主要经济来源之一,为了方便运送出口,英殖民政府于1899年将大山脚建立一条通往北赖的铁道,大山脚自此成为北马内陆运输的重要转运站,作为原产品和其他商品等物资的集散中心。

泰利栈有限公司毗邻大山脚旧火车站,其资深员工陈炳松曾经见证火车在运输业的辉煌时期。他当时也经常利用火车之便乘搭夜车到吉隆坡开会,这象征着火车在货运和客运方面都扮演着相同重要的角色。火车站对那些年的当地人制造了很多集体回忆,居住在火车铁路旁的嘉纳就是其中之一。他还记得当时的火车站有很多叫卖食物的小贩,熙熙攘攘的火车站就像个嘉年华一样。

大山脚火车站走过悠悠逾百年的岁月,许多人都依靠它维生。沙欧立在大山脚旧火车站里的书店工作约40年,火车的兴盛时期为他当年的生意营造声色。他还记得,适逢重大的圣安娜庆典,来自四地各方的信徒和游客都会乘搭火车到圣安娜天主教堂共襄盛举。2013年9月,大山脚火车站从原址搬迁到新址。新火车站增添了双轨电动火车的服务,在当地的客运史上跨前了一大步,也吸引不少当地人纷纷前来乘搭。

杨宛谕是日新独中的校友。她于2015年毕业后返回母校服务,至今依然使用火车返回家乡巴东勿刹。她在火车厢内曾经遇到热情的外国人,也有过一些特别的经历,所以乘搭火车对她而言是一种乐趣。周成祝每年都会与家人一起乘搭火车到泰国去膜拜,火车为他的假日带来很多欢乐。他也很享受火车提供的餐饮服务,他与家人总爱在乘车返家的途中享用火车上的食物。

第6集 瓜拉江沙的火车记忆

8月28日(星期日) 9pm Astro AEC (301), AEC HD (306)

瓜拉江沙位于霹雳州,为霹雳苏丹王宫所在之处,因此被冠上“皇城”之美誉。江沙曾经是盛产橡胶之地,第一棵橡胶树仍良好地保留在江沙市区内,不时吸引国内外的游客纷纷造访。火车,在橡胶业的繁盛时期扮演着关键性的角色,曾经是运输橡胶的主要交通工具之一。

南益树胶厂的厂长郭炳宗当年首创先河,引进火车货柜装运设备,为南益的橡胶运输带来突破。他见证火车为南益带来的深远影响,如今忆起,深感骄傲。当时的火车除了载货也有提供载客的服务,在江沙街经验美发店的黄飞霞在年轻的时候就曾经乘搭火车到新加坡去学艺。她当年首次离开家园,望着火车外愈渐陌生的风景,她的乡愁愈是浓厚。

另一边厢,崇华独中的校友兼董事龙仕彬在年轻时期是活跃的童子军。他当年与团友浩浩荡荡地乘搭火车去参加营火会对他而言是一个特别的经历。火车的通达性是吸引他使用这个交通工具的首要关键。火车贯穿这座城镇,从古至今,不少当地人围绕着它生活,与之毗邻的火车头村就是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

居住在火车头村50余年的关小梅对这个地方藏有独特的情感,当地的浓厚的人情味是她至今都不舍得离开的原因。她曾经乘搭火车,轰隆的声响对当时的她而言是多么的特别。关小梅的女儿周薇薇老师目前是火车头慈善会的理事,旨在帮助该村的年迈长辈,至今已迈入第十个年头。她自幼就在火车头村成长,年幼时也经常越过火车铁路徒步上学,那段有趣的童年时光为她增添了许多欢乐,至今都还历历在目。

瓜拉江沙火车站在增设了双轨电动火车服务和其他便利设施后于2015年重新出发,其外貌保留了伊斯兰建筑风格,成为这座皇城的另一个独有景色。阿兹祖站长对这座火车站的亮丽外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虽然火车站几经变迁,小贩西温依旧选择在火车站附近经营食档,可见他对火车站的感情相当深厚。每个晚上,这里总能吸引不少当地人前来光顾,因而为这个小地方增添生气。

第5集 巴里文打的火车记忆

8月21日(星期日) 9pm Astro AEC (301), AEC HD (306)

位于北霹雳的巴里文打,是吉打、槟城与霹雳三州交界的重要城镇,如今已是吉辇县内主要的行政中心。早期,这里的居民是以务农维生。1899年,从巴里文打通往峇眼色海的铁道竣工通车,主要运输米粮、树桐和橡胶等,为当地提供了运输的便利。65岁的马瑞泽在巴里文打土生土长,家族经营的板厂生意曾经使用火车运载树桐。

现年75岁的拿督黄楚华在霹雳吉辇米较公会担任执行秘书已有55年,曾经经历过火车运载米粮的岁月。除了货运,火车在巴里文打的客运方面也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火车是黄慧芸往返巴里文打边界的马来西亚理科大学分校念书的交通工具。火车不仅为她带来运输的便利,火车厢内也尽是她所经历的特别回忆,充满乐趣。

哈希姆今年62岁,他喜欢乘搭火车到外地游玩,至今已有47年乘搭火车的经验。火车外的风景随着各地的快速发展而不断地改变,可是他对火车的感情依然根深蒂固。高龄81的陈清海,是一名退休校长,他以前经常乘搭火车到外地参加社团举办的活动。相较当年的旧驿站,巴里文打新火车站内的设备都已提升,包括升降机和舒适的候车环境等,这样的改变让陈校长深感安慰。

退休站长尼尔森在巴里文打旧火车站服务了大约20年,他当年亲历亲为地美化火车站,因为他不仅视这为工作,火车就宛如他的生命,对他重要非常。新旧时代更迭,新火车站如今由站长嘉米尔驻守,他恪尽职守,时刻维持乘客的安危。他喜欢这里的工作环境带给他的无限欢乐。

第4集 巴生的火车记忆

8月14日(星期日) 9pm Astro AEC (301), AEC HD (306)

巴生市位于巴生河两岸,曾是雪兰莪的首府,因苏丹沙拉胡丁于1643年在此建立了首个马来王朝,故巴生享有“雪州皇城”之美誉。巴生港口是马来亚主要的货物吐纳港,经过了将近八个世纪的川流不息,至今亦晋升为世界第十二大海港。初期,人们多以务农和锡矿业为主,随后十九世纪中叶,大批中国劳工远渡南洋谋生,巴生便成了华工进入雪州矿地的据点,丰富的锡矿推动了当时的经济活动,蓬勃发展。

1886年9月15日,巴生正式启用铁道以作为当时运输商品的主要工具。这条铁道的终点设在武吉吉打,于河的右岸,距离巴生贸易中心约两英里。经历了英殖民时代的打铁师傅丘庆华自祖辈那代起就在火车站对面做生意,火车站当时繁盛的光景他还历历在目。盛发肉骨茶店老板李传德的父亲也于70年代末在火车站同排的商店经营生意,依靠火车站的人潮带动生意。

火车的重要性嵌入许多人的生命里,在马来亚铁道配送服务公司任职21年的西蒂,利用火车运输帮助她完成送件的使命,意义非凡。巴生这座皇城开埠超过百年,拥有丰富的文化底蕴,五条路观音亭便创立于火车头街,现年74岁的吴典祥在该庙服务了14年。

火车自1886年开始贯穿巴生这座皇城,在优异的运输条件下,生机不断在这片土地上生长,有些市民环绕着他维持生计,在火车站里经营便利店的莫哈默德与在火车站对面经营清真餐馆的阿都拉曼都是当中受惠的人。巴生这座皇城随着时间的洗炼已经建立起它独具一格的特色,成为马来西亚其中一个生命力顽强的老城镇,火车扮演的角色功不可没。

第3集 怡保的火车记忆

8月7日(星期日) 9pm Astro AEC (301), AEC HD (306)

19世纪末随着锡矿业崛起的怡保,享有锡都之美誉。怡保火车站建立于1893年,适逢盛产锡米的鼎盛时期,英殖民政府建造铁路以方便运输。当时英殖民政府从印度引进大量移民帮忙兴建铁路,离乡别井的印度铁路工人因此于1919年在怡保火车站后方的敦霹雳路建起简陋的寺庙供奉神像,祈求得到心灵上的寄托。这间名为马哈甘纳巴提兴都庙的庙祝再惹古玛曾经担任火车站职员。

怡保火车站因配合双轨电动火车的发展计划而在2007年进行电气化工程,然而该雄伟壮观的外观保持不变。怡保火车站是一座混合了典型摩尔式和维多利亚风格的建筑,被称为怡保的“泰姬陵”。独特的建筑特色吸引不少国内外游客的瞩目,绘画老师陈春耀年轻时期都会到火车站来拍照或绘画,练就的一身好手艺造就了他在2016年1月于怡保张伯伦路画了一幅160尺长的壁画叙述怡保开埠发展史。

怡保火车站就像是怡保人民的庇护所,频密的火车班次以及计程车等交通工作集中于一地,不仅为乘客带来交通便利,也提供当地人就业机会。沙米是一名德士司机,客源主要来自火车站的乘客。拉玛在42年前就到怡保火车站工作,靠火车站养家糊口的她对这个地方难掩感激之情。人民铁道有限公司的第二代接班人吴章团自幼就与火车站结缘,父亲在60年代末靠火车维生,自幼就跟随父亲身旁自然对火车产生感情,如今已幻化成美妙的曲章。

怡保火车站在我国是其中一个外观保留完整的火车站,它在近期不仅吸引许多国内外的游客青睐,络绎不绝的乘客也彰显了它在交通运输上的重要位置,更重要的是它在多年来为怡保人创造了许多回忆,而这些动人故事至今都还在延续。

第2集 太平的火车记忆

7月31日(星期日) 9pm Astro AEC (301), AEC HD (306)

太平火车站于1885年建竣,是马来亚首座火车站,原址在太平爱德华七世英校。当年英政府为了将内陆开采的锡米外输,以及输入大兴土木所需的建材而建造一条从太平贯穿十八丁砵威港口,全长8英里。后为连接至中马的铁道,太平火车站迁至现旧火车站地点。随着锡米业的没落,太平至十八丁钵威的铁道停驶,而铁轨也在1987年被拆除。

2000年双轨电动火车的推出,太平火车站于2015年迁至毗邻的新火车站,旧火车站获保留并转型,徐美庄在这里经营咖啡馆,而徐美琪则创立了转递太平史记的“历史走廊”,实现自己的梦想之余,也旨在传递保育历史古迹。在这方面献力的还有爱德华七世英校的退休教师阿兹,他于太平第一个火车站的原址——现爱德华七世英文小学成立了一间小型历史馆,收纳一节第一条铁轨。

同时,文史工作者李永球钻研太平野史逾20年,对太平开埠和太平火车站的历史都非常熟悉。有些人的生命就像是被注定与火车结缘一样,自幼就接触火车。今年63岁的邓莉珍自幼就居住在火车站员工宿舍,父亲端起站长威严的样子她至今依然无法忘记,对火车的那份憧憬也还留在心中。来自和丰的拉提乘搭火车来到太平,自此深受太平优美的环境和浓厚的人情味吸引,如今更在太平旧火车站谋生,对火车站的情感不言而喻。

太平新火车站毗邻旧火车站,前者的设备齐全且环境舒适,年仅20岁的凌芷霜经常会乘搭火车到外埠去探望亲戚。太平火车站在131年内为太平人不仅在太平的开埠史上记了一功,也为当地人带来交通和运输上的便利。火车是这座铁道城镇的历史印记,也是太平从古至今不可或缺的代步工具。

第1集 吉隆坡的火车记忆

7月24日(星期日) 9pm Astro AEC (301), AEC HD (306)

坐落于巴生河与鹅麦河交汇处的吉隆坡是马来西亚的首府,也是一座铁道城镇。早年,吉隆坡是盛产锡矿之地。1886年,雪兰莪铁路开发,英殖民政府为了方便锡矿的运输而从吉隆坡建造一条通往巴生武吉古打的铁路,大大缩短巴生港口与内陆吉隆坡的来往时间。

早期,吉隆坡共有两个火车站,一是现有的吉隆坡火车站,另一则是已被拆毁的苏丹街火车站,这两个火车站至今已有逾百年的历史。保留至今的吉隆坡火车站由英国建筑师阿瑟‧本尼森‧哈伯克所设计,将东西方的美学元素融入火车站的设计,该建筑独特的摩尔式风格一直深受国内外游客的青睐。主修建筑学的希山擅于绘画建筑构图,他对马来西亚的历史建筑有深入的认识,艺术色彩浓厚的吉隆坡火车站是他喜爱的历史古迹的一。然而被拆毁的苏丹街火车站也为许多住在茨厂街和半山芭的居民留下深刻印象。苏丹街邝福荣洋服店的老板拿督邝锦流总能娓娓道来他在苏丹街火车站玩乐的的童年时光,见证苏丹街的繁盛和衰退,自然感触良多。

年幼时居住在半山芭何清园的冯国鎏曾经沿着铁路徒步上学。时光飞逝,新旧交叠,在政府的发展规划下,各铁路公司于2001年集中在吉隆坡中央火车站,继而取代了吉隆坡火车站成为火车总站,发展成现在主要的公共交通枢纽。吉隆坡火车站自此转换为其中一个驿站,与吉隆坡中央火车站发挥相辅相成的作用,为乘客提供了交通上的便利。

现年63岁的凤凰饼家第三代陈国展已逐渐退出忙碌的工作环境,他偶尔带着孙子到吉隆坡中央火车站乘搭火车到处游玩,享受天伦之乐。盲人按摩师李志福的家乡位于巴生,他经常选择乘搭火车回家。尽忠职守的站长,嘉拉鲁丁每天坚守自己的岗位,处理站内的大小事务,确保每位乘客的安危。

吉隆坡中央火车站和吉隆坡火车站对当地的交通运输和经济发展都功不可没。在这座历史底蕴丰厚的铁道城镇周围,来自不同种族背景的人皆对这条铁道有深刻的记忆。

 

 
最新动向 recent posts
《别叫我马劳》
《谁的传统》
《母亲河》
《活着》
《铁道•人生》
《老字号2》
《白头偕老》
《光辉岁月》
《接班人》
《三年零八个月》
《大地2》
《老师,您好》
《我们》
《师傅》
《大地》
《我来自华小3》
《百年》
《我来自新村3》
《马来西亚百年华教》
《家在马来西亚5》
《生命的战士》
《老街故事》
《话说籍贯》
 
链接 links
Astro中文视界
 
预告 tv spot
别叫我马劳 - 第五集 - 下班后的人生
别叫我马劳 - 第四集 - 文化的异同
32个真实故事,了解跨境工作者的艰辛与不易!
 
 
© Copyright 2007-2017 Yellow Pictures | Powered by Double Click Studio